棲蘭 - 梨山 | 中橫公路宜蘭支線:台7甲線

省道台7甲線,全長74.217公里,起自宜蘭縣大同鄉棲蘭,迄於台中市和平區梨山與台8線相接,是一條連絡宜蘭與台中的重要山區道路。台7甲線於1964年以前曾為台7主線,從宜蘭市區至台中梨山共約109公里 (詳見 1964地圖1 、 1964地圖2 )。根據公報資料,1966年北橫通車後,台7改為三峽大埔 ~ 台中梨山 (今台7乙全線+台7桃園三民起至宜蘭大同棲蘭+台7甲全線),後台7線又變更起點至大溪,而形成大溪 ~ 梨山。同時,原來隸屬於台7線的部分則改編為台7甲,為宜蘭 ~ 大同 (今宜蘭市中山路三段/二段(舊台9線)與舊城南路叉路口起,沿著台7線,迄於大同鄉百韜橋前)。後來1976年又進行了整編,台7線與台7甲遂成現今路線。

本文將以10K為一拍,紀錄台7甲的風采。(點擊各圖片可看大圖)

▲ COVER | 2016.09.24 台7甲線



今年初筆者跟小幫手很早就約定好要找個時間一起再跑一次,後來敲定了在中秋節連假的時候去跑一下台7甲跟力行產業道路。沒想到中秋連假卻遇上連續兩個颱風來攪局,使得行程被迫延後。在延後的時間選擇中,筆者原本選定了10月下旬再度出遊,原想說一方面避免颱風侵襲,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那個星期比較有空。但後來跟小幫手商量之後,決定打鐵趁熱,於是就決定在9/24~9/25的周末衝了,沒想到那一個周末天氣超好,結束行程後又來了一個颱風,讓筆者跟小幫手覺得真是挑對時間了。

為了預防下午的行程趕不完,於是筆者跟小幫手約定好早上三點半在筆者家集合之後出發。結果因為太擔心了,兩點半就醒來,剛好看到小幫手傳訊問筆者醒了沒,於是兩人決定提早出發。經過黑暗的台9線之後,終於在天亮之前抵達頭城的小七,此時小幫手提議休息半小時。進入小七之後,小幫手便挑了一張椅子開始補眠,雖然筆者前一晚也沒睡多少,但是此時並不想睡,於是起身在店內亂晃,此時突然看到玻璃上有個凶狠的生物:

▲ 便利商店玻璃上的枯草色螳螂。

雖然螳螂的確兇猛,但光滑的玻璃上似乎很難展現出殺手本色。只見牠緩慢的在玻璃上爬來爬去,連要站穩都已經很吃力了,更遑論追到眼前的獵物。到了預定的六點,天也已經亮了,上前去推推小幫手,只見小幫手起身睡眼惺忪地喝了幾口咖啡,又沉沉睡去了。沒辦法,在剛剛台九線的路上就已經透過藍芽對講機聽聞小幫手這幾天都沒睡好的狀況,只好再讓他多睡一點吧!

六點半快七點,終於整裝完畢的筆者與小幫手,再度踏上了旅途。筆者根據Google地圖的建議,到礁溪取道台九線舊線,轉進宜4線之後,再轉縣道191甲南下,接上宜16線後一路沿著蘭陽溪的堤防上了台7線,但此時卻看到路上的CMS可變式資訊看板寫著台7線102K封閉的消息。於是筆者和小幫手快馬加鞭的趕到封閉處,卻發現已經開闢好了河堤邊便道,一點都不用擔心。原本預定要在大同加油站加油的小幫手與筆者,卻發現加油站還有將近半小時才會開門,於是商量了一下,決定先進入台7甲,之後再到南山加油站補給。不過這時小幫手又瞄到CMS看板寫著7甲的1K又有路段要封閉...而距離整點只剩下15分鐘!這表示要在15分鐘之內趕到起點拍完照並通過,只好快馬加鞭的衝向起點了!

▲ 台7甲,0K,至於另一個角度的拍攝請參閱筆者的台7線文章。

▲ 往台7線的方向看去,中間是排骨溪。

▲ 往起點左手邊望去,越過蘭陽溪河床遙看宜51。

▲ 好大一隻的蜘蛛,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
排骨溪舊名白骨溪(又稱百骨、排谷),是因為台灣日治時期,泰雅族原住民與日本政府發生武裝衝突,死傷者屍骸被丟入溪中而得名。排骨溪溫泉同時也是在台灣日治時期發現的,排骨溪東北岸山麓曾設有Bakon駐在所。 排骨溪於戰後初期因國民政府認為名稱過於陰森與不雅,以該地棲蘭山區森林茂密,加以為紀念國民政府主席林森,1959年時興建中橫宜蘭支線(今台7甲線)又改名為「林森溪」。(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排骨溪溫泉條目)

看看周遭的天氣,似乎是陰陰的,再加上天氣預報顯示有可能會下雨,讓筆者也不禁加快了速度,在小幫手的聲聲呼喚之下,兩人再度跨上了機車一路向前。在整點前通過了封閉區,卻發現沒有封路的痕跡.......,原來假日似乎是不封閉的,害筆者和小幫手白擔心了一場。

接著略過了2K的八重櫻花林,來到了3K的棲蘭國家森林遊樂園區。

▲ 位於3K的棲蘭國家森林遊樂區入口引道,台7甲線往左。

▲ 跑到對面拍一下上圖右前方的東西。

▲ 牌面近拍,可看到關於台7甲的解說被誤標成「北橫公路梨山支線」。
看看這個出口,感覺其實有點荒廢的樣子,如果能稍加整理一下或許會好一點吧!本來預計要進去棲蘭森林遊樂區看看,不過望向滿天的烏雲,還是打消了念頭。

繼續向前走,來到了3.5K的家源橋:

▲ 家源橋與等待筆者的小幫手,台7甲3.5K處。

▲ 水利署設置的河川斷面碑與家源橋建造年份(48.3)。
筆者本來以為這兩條家源橋的其中一條是後來新建的,不過以橋上護欄的樣式來看,應該是同一年建造的。因為以筆者過往的經驗來看,這種形式的橋樑通常是早年只建造其中一條,後來交通流量大了之後,原橋面無法消化龐大的車潮,於是又在旁邊興建了另一條,讓兩條橋樑分別負擔其中一向的車流。要判斷橋樑建造時間,除了看橋樑本身的年代牌之外,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從護欄形式來分辨了,因為隨著時間及技術的變化,護欄都會有各種不同的形式。

▲ 再讓筆者看一眼就走!(橋的另一端往右為台7甲,往左為宜51,可接宜專1)

▲ 冒險拍!家源橋上順樁橋面往右看,可以看到深入山區的蘭陽溪谷。

▲ 冒險拍!家源橋上順樁橋面向左看,可以看到雲霧繚繞的山頭。
過了家源橋之後往右轉,繼續沿著台7甲前進,然後就來到了傳說中的「公路總局獨立山工務段」!

▲ 獨立山工務段的指示牌,往前走還有台電的廠區。
獨立山工務段位於宜蘭縣大同鄉太平村泰雅路四段21號,順樁走台7甲過來的話在道路的左手邊。獨立山工務段養護的道路範圍有:台7線宜蘭段、台7甲線宜蘭段以及台7丙線廣興橋前.....等路段。因其養護路段多屬山區,且該工務段位置亦於山區中;除了養護不易之外,一不小心還有可能自己也變成受困對象,能在這邊工作的公路局同仁的確辛苦。

▲ 地上飄落的楓紅宣告著秋天的腳步正逐漸走近中。

▲ 獨立山工務段附近的景色。

▲ 蘭陽溪旁隨處可見自然崩塌的景觀。
說到崩塌這件事情,小幫手給了一個筆者覺得很精闢的見解,大致上是這個意思:「所謂崩塌和土石流,是指下面有人的時候才叫做災難,否則就只是常見的自然景觀而已。」

▲ 台7甲線上展望蘭陽溪谷。

▲ 台7甲版的Double 7 !

▲ 多變的蘭陽溪河床,轉過一個彎,又是不一樣的風貌。
騎到一半,小幫手決定請筆者拍一下他行雲流水的過彎風采,因為7K過後會一路下坡到8K左右。但很不幸的,由於筆者手機老舊,反應遲鈍,以至於等到可以拍照的時候都快看不到小六仔的車尾燈了。

▲ 遠方快看不到車尾燈的小幫手與坐騎小六仔。
來到8K左右,這裡有一片非常壯觀的沖積平原。根據Google地圖顯示,這個沖積平原是由下圖左邊的蘭陽溪、正中間的石頭溪,以及筆者後方的加蘭溪構成。由於加蘭溪的河床淤積部分有台7甲線通過,於是有農民就利用這片沖積河床大規模的種植蔬菜。

▲ 壯闊的沖積平原,前方仍可看到農民們的心血結晶。
繼續往前騎,經過10K之後,筆者在一旁的山壁發現紅棕色的痕跡從山壁一路延伸到河床上,小幫手表示那是因為岩層中的「鏽水」滲出的關係。所謂的「鏽水」其實很簡單,就是水中含有生鏽的鐵質,經年累月的流出之後,就在岩壁上留下紅棕色的痕跡了。

▲ 岩壁上有著清晰的鏽水痕跡。

▲ 一望無際的蘭陽溪河床,好似蘭陽平原,依稀可看見河階地形。

▲ 河床上欣欣向榮的植物們、看似快到底的蘭陽溪谷,遠方為16K牌。

▲ 望著蘭陽溪谷,心情都覺得便開闊了,遠方似乎有個高地?
接著過了17.5K的時候,在碧水橋上,小幫手發現了神奇的東西,於是兩人便在碧水橋的南端臨時停了下來。
跟著小幫手停好車之後,回到碧水橋上往碧水溪的方向望,發現了疑似舊橋的東西!不過連接舊橋兩旁的引道似乎都被封住了進不去,筆者和小幫手只能在碧水橋上望舊橋興嘆......。

▲ 疑似是舊碧水橋的身影。

▲ 疑似舊碧水橋南端的大規模崩塌。
接著繼續往前來到了四季村,突然眼尖的小幫手表示好像看到了吊橋,於是兩人再度往旁停了下來。

▲ 由四季一橋上拍攝四季吊橋。
通往四季吊橋的步道就在上圖的右護欄右側盡頭,但步道入口看來窄小且陡峭,並且階梯較為濕滑,進入時必須小心慢行。

▲ 小幫手表示這排房子可能比較危險。
騎到一半筆者看到20K,才突然想到好像沒有拍一下整數里程牌.....,趕緊呼叫小幫手停下,而貼心的小幫手也開啟駐車燈停在一旁等待筆者拍攝完成。因此10K筆者並沒有拍攝到,只好用Double 7 矇混過去了0.<

▲ 台7甲20K。

▲ 遙望下一個聚落,可以看到台7甲穿梭其中。

▲ 「往梨山,『暢通』!」看到這個牌子不由得稍微安心了一下。

▲ 指示牌一旁的建築物是充當前進指揮所的四季監工站。

▲ 四季監工站旁邊大片的山坡地被用來種植蔬菜。
看到四季監工站一旁的「往梨山;暢通;全線通行」,筆者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目前行程並沒有因為前幾天颱風攪局而造成道路中斷;憂的是深怕這面牌子的資訊是錯誤的,抑或是突如其來的道路狀況造成本次探訪無功而返。再加上剛剛沒有在大同站補給油料,小幫手也非常擔心他的坐騎小六仔不知道會不會餓死在半路上而「顧路」,只能看看能不能撐到下一個加油站了。

就這麼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趕路經過了繼光橋,這是台7甲線最後一次跨越蘭陽溪,沿著筆直的險昇坡上到了馬諾源(四季平台)。從地形來看,馬諾源之前應該也是古河階,但蘭陽溪經年累月的侵蝕之下,使得馬諾源相對看來就像是台地一樣的存在。

▲ 馬諾源回望蘭陽溪谷,中央山腰的聚落為四季村。

▲ 經過馬諾源(四季平台)的小巴士一輛,與好奇回頭的小幫手。
經過馬諾源之後,台7甲線隨即在菜園的陪伴之中以之字形的方式迅速下降,筆者以往只走過以懸崖峭壁為主的崎嶇山路,但在台7甲上第一次看到沿著菜園開闢的髮夾彎,驚奇之餘連忙喊住了小幫手,然後拍了這麼一張照。只是在拍照的同時,藍芽對講機的收訊卻開始傳出沙沙聲,原來從筆者到髮夾彎中的小幫手所在的位置的距離,差不多就是這個藍芽對講機的傳輸距離極限了。

▲ 以菜園為陪襯的髮夾彎,有看到停在髮夾彎中的小幫手嗎?

▲ 下降之後跨越夫布爾溪,隨即又要髮夾彎爬坡。
接著來到26K的崩塌地,本來筆者以為這一路上的修護工程假日都會停工,但沒想到26K這裡居然正在施工中,不過幸好外側還是有留了一個車道的空間讓使用者通過。雖然知道工地不宜駐留,但筆者還是忍不住想要拍一下辛苦的工人們勤奮修護邊坡的樣子,於是先請小幫手通過後,自己再找一個可以停駐的空間回身拍下這個壯觀的修護工程。

▲ 約26K處正在進行邊坡修護,筆者通過之後快速回拍閃人。(逆)
剛通過崩塌地不久,筆者以為又看到崩塌地,正在擔心的時候,突然看到前面的路是通的,而且原來接近的也不是什麼崩塌地,是一片階梯型河床,原來我們已經到了位於27.7K的美優橋。說到這個美優橋,根據現場的牌面,公路總局寫的是「野溪」,然而Google地圖卻有不同的意見,地圖上將此標記為「美優溪」,是因為看了橋名的關係嗎?還有這附近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蒼蠅特別多!不但多,還很大隻!讓討厭昆蟲的筆者只能迅速拍完這張照片之後落荒而逃......。

▲ 位於27.7K的美優橋,從起點開始到目前為止都是0.1K級距的小牌。
接著繼續往前進,立在髮夾彎旁的石柱告訴我們來到了南山村,由於筆者行前在地圖上有看到一間「新南山商號」,正想著待會兒也許可以在雜貨店裡面買點什麼吃的時候,然而進入村莊之後,比起雜貨店更耀眼的是加油站的招牌!小六仔的「飢餓危機」可以說是正式解除了!

▲ 歡迎來到南山村!旁邊應該是原住民的圖騰。

▲ 有如沙漠中的綠洲一樣寶貴的中油南山站,不過營業時間有點想讓人吐槽。

▲ 南山站很親切的貼出附近的加油站。

▲ 冒著可能爆炸的危險拍了一張貼在加油站內的觀光旅遊路線圖。
餵飽了小六仔之後繼續上路,但直到出了南山村都沒有找到那個傳說中的雜貨店,可能是開設在村子裡面吧?不過沒關係,筆者還不是特別的餓。看看時間大概九點多,又預計在12點之前抵達梨山,不知道後面未知的景色會不會拖延了旅程,只好加緊腳步往前走了。

▲ 台7甲30K。
正想著要趕路時,小幫手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對面的山說:「你看,像不像愛心?」筆者也不禁停了車轉頭過去看。藏在愛心雲後面的大山在若隱若現的陽光照耀之下,顯得巨大又神秘,彷彿想要隱藏起自己,好讓人無法摸透。

▲ 像是愛心的雲,與後方巨大的山脈,因為對焦失敗了三次,所以拍下來的時候都快散了。

▲ 急追而來的雲層,想要將我們重新壟罩在他的陰影下,左方是已經經過的台7甲線。

▲ 一個恍神,已經來到台7甲40K了!

▲ 40K旁的神祕道路,不知道是臨時便道還是舊線遺跡呢?
過了40K正逐漸往上挺進的時候,筆者突然對前方即將抵達的髮夾彎產生出高度興趣。因為這個髮夾彎在彎中旁的坡道是用紐澤西護欄擋住的,於是決定下車觀察看看!

▲ 髮夾彎旁可瞭望在山中蜿蜒前行的台7甲線。

▲ 用紐澤西護欄擋起來的區域,後面牌子寫著「災害路段,禁止進入」。

▲ 靠近髮夾彎的地方也設立了一個牌子。
筆者猜測這個髮夾彎以前可能發生過大規模的崩塌,因此將原來的道路往回縮了一點,再建造成髮夾彎的形式繼續蜿蜒向上。

▲ 在山腰間翻騰的雲海,中間的蘭陽溪谷好似滾滾泥流。

▲ 剛剛還在漫天烏雲的壟罩之下,沒想到現在已是晴空萬里。

▲ 遠處的蘭陽溪谷仍然清晰可見。
通過這個位於43.9K的小展望點之後,接著馬上來到了著名的「思源埡口」(話說這個「埡」在新注音要打成「ㄨˋ」才出得來),映入眼簾的除了45K的牌子與地名牌之外,更令人覺得顯眼的是路邊的紅色涼亭。紅色涼亭裡面安放的是一座紀錄台7甲線開拓歷史的石碑「台灣省東西橫貫公路宜蘭工區刻石」,而由石碑落款可知這座石碑由當時的「臺灣省公路局東西橫貫公路工程總處四季工程處」於民國49年所建立,後方並刻有「飲水思源」的字樣。很明顯的,從石碑落款看來,當時這條路線的確是屬於中橫公路的支線之一。但礙於筆者文采不佳,才看完第一行就覺得頭昏腦脹,無法繼續解讀下去了......。通過紅色涼亭之後,還可以見到一條往右前方叉出去的泥土路,那便是已經廢棄的720林道。

▲ 位於路邊的紅色涼亭,旁邊也有關於本地附近的生態解說牌。

▲ 涼亭內的石碑,對筆者來說簡直是有字天書,石碑背面未拍攝。

▲ 有關棲蘭生態的解說牌,但此處已為思源埡口。
通過思源埡口及廢棄的720林道後,赫然映入眼簾的是在行前考察就注意到的一棟建築物:廢棄的思源派出所。
之所以會注意到這棟建築物,是因為制式的派出所建築蓋法,以及它並不在台7甲的路旁的緣故。

▲ 遠離道路的廢棄派出所,為什麼當初會選擇建在那裡呢?
筆者觀察,這個通往派出所的小徑旁,似乎是一處很熱門的登山口。造訪當天大大小小車輛停滿了派出所大門前的空間,甚至已經有車輛開始停在小徑入口處,讓騎車進去的筆者差點無法回頭。

▲ 帥氣的小幫手與派出所合照,小幫手表示:「好了沒,快一點啦......。」

▲ 小徑入口旁設立的木刻風地圖,上下處有類似原住民的圖騰裝飾。

▲ 獨立山工務段養護終點!表示台7甲即將跨越縣界至台中。

▲ 另一邊的養護起點告示牌,谷關工務段似乎沒有這麼勤勞的在這邊設立牌面。

▲ 過了養護起點告示牌,就正式來到台中市和平區了!

▲ 台中市區的範圍有設置有關思源埡口的介紹,非常簡明扼要。

▲ 時代的眼淚,如今中橫要通已經不知要等到何時了。
接著繼續往前進,在路邊發現了「參山國家風景區」的高級雕刻石碑,細觀其上字樣,下面還有註明所謂的參山就是梨山、八卦山與獅頭山。但筆者看到八卦山,只會想到位於彰化縣那座有大佛存在的八卦山,不知道這附近所指的八卦山是哪一座呢?

▲ 參山國家風景區石碑雨突然被叫停的小幫手。
另外位於筆者位置旁邊的護欄旁邊,有個有趣的介紹牌:

▲ 「谷中谷」的介紹牌,附近的地形景觀很豐富。
過了谷中谷地形後,突然擋住我們去路的是一道管制柵欄:

▲ 管制柵欄本尊,但當天經過是被打開的。
管制柵欄旁邊還貼心的標示了替代道路,但是告示牌上的臺8線也是不時就得道路封閉,實在算不上一條好的替代道路。

▲ 「神奇寶貝是假的,生命安全是真的。」......你也懂寶可夢?

▲ 小幫手與50K,後方就是告示牌提到會進行封閉的張良橋。
通過張良橋後,路面又恢復到單線道的水準,就這樣綿延了兩、三公里後,我們抵達了下一個預定的休息點:武陵。

▲ 中124區道,往武陵農場的必經之路。
到了傳說中的武陵農場入口,急著紀錄風景的筆者也沒讓愛駒喘口氣就連忙下車拍照。沒想到筆者的愛駒不知是因為太想休息還是單腳站立太累,就這樣「啪噠」一聲倒了下去,還好沒什麼損傷,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一旁協助筆者扶好愛駒的小幫手本來興沖沖的想介紹筆者買多汁的水蜜桃享用,卻發現時節已經入秋,水蜜桃早已售罄。失望的小幫手只好轉往旁邊的雜貨店,又喝了一瓶提神飲料;然而筆者擔心道阻且長,雖然嘴乾但仍然沒有買飲料解渴,怕的就是等等還得在路邊「隨地解放」。

▲ 就在這張照片與下張照片的間隔,筆者的愛駒「倒地不起」。

▲ 簡易的指示牌,大概是武陵農場自行設立的。旁邊是好不容易站好的愛駒。

▲ 位於起點大牌旁邊的石柱寫著「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武陵農場」。

▲ 往右邊望下去可以直接看到中124唯一通往的地方-武陵的里程告示牌。

▲ 台7甲與中124路口的景色概觀,台7甲往左方去(深色柏油者)。
在水果攤旁邊的雜貨店買了飲料潤喉後,整備完成的筆者和小幫手兩人再度踏上了旅程。不過因為筆者想要拍攝國家公園界碑的關係,這次出發是先朝著中124而行,稍後再折返回台7甲上。

▲ 「雪霸國家公園」界碑。
界碑所在位置比筆者預計的還要前面,所以很快地便回到了台7甲上。再度經過蜿蜒狹小的山路後,筆者與小幫手來到了環山村的外圍,恰好也是60K的所在。

▲ 台7甲的60K,筆者比較喜歡這種比例的牌面與字體。

▲ 60K牌面附近發現的蝴蝶,但已經奄奄一息。

▲ 本文封面,為環山部落。
以下為「參山國家風景區」對於環山部落的介紹:
「環山聚落處雪山發源的斯基蘭溪和從桃山發源的七家灣溪交會於附近,屬小規模的泰雅族聚落,位於梨山至武陵農場間,部落周圍遍佈3000公尺以上的山岳,是難得一見的山谷部落。
由公路俯瞰,屋宇層疊相間,遊客至此可欣賞泰雅族特有之聚落景觀及文物采風。
環山聚落內設有一環山泰雅文物中心,該文物中心一方面保存了正在逐漸消失的泰雅文化,另一方面教導泰雅編織工藝,使其傳承下去。
收藏了原住民早期的生活必需品、飾品、古屋、雞舍、穀倉等,在文物中心的旁邊還有一間教導編織及展示編織作品的空間,讓年輕一代的泰雅婦女傳承其原有的編織藝術。」

造訪網站時,筆者發現網站上對於環山部落的景致與筆者的取景角度竟然是一致的,大概就是所謂的「英雄所見略同」吧!

▲ 環山部落旁繼續蜿蜒的台7甲線。
經過了景緻開闊的環山部落區域後,山路又重新回到狹窄的雙向道。經過綿延的幾個彎道後,在道路的左方出現了一座以紅色鋼骨為主題的橋樑,名為清泉橋。此處恰好是台7甲線的65K,也是已經廢棄的730線林道的入口,非常容易辨認。有關這個730線林道,雖然已經廢棄,但是Google地圖仍有將其標示出來,且據說0~9K車輛可以通行(後來筆者查了資料,發現林道路況極差,故仍然不建議開車進入)。這條730線林道也是登山客要挑戰鈴鳴山、無明山及閂山的要徑,經常有山友造訪。

▲ 位於清泉橋南端的65K里程牌與公車站牌。
於清泉橋南端停好車後,小幫手決定去730線林道看看是否能看到清泉橋底下的岩石構造,於是跟筆者借了愛駒前去探路,與此同時,筆者則在清泉橋上閒晃。

▲ 小幫手「劫持」筆者的坐騎去探路。
▲ 類似流籠的東西,用途不明。

▲ 舊清泉橋以紅色鋼樑為主,橋寬僅一個車道。

▲ 新建的清泉橋,拓寬成雙線道。

▲ 從清泉橋上往下望南湖溪河床上的曲流。
就在這時候小幫手探路回來表示可以在730線林道上看到清泉橋的架設方式,值得一看,所以筆者決定也去一探究竟。進入730線林道之後,才走不到幾公尺,就發現路況實在是有點糟糕,不太適合再騎下去。好在透過樹林間的一點縫隙,還可以看到清泉橋底部的構造,是採用直接跨越南湖溪的搭建方式,不得不佩服當時的開路先輩們。

▲ 從730線林道望向清泉橋底部。
離開清泉橋後,路邊的大甲溪突然出現一個又一個曲流:

▲ 一個離台7甲非常近的大曲流。

▲ 曲流狀似一巨大馬蹄鐵。

▲ 另一個大幅度的曲流,造成侵蝕面山壁崩塌。

▲ 進松茂部落前的連續曲流。

▲ 令人擔心的侵蝕面崩塌,上面的房屋岌岌可危。

▲ 本圖右下方為台7甲的護欄,由此可知河床距離道路非常接近。
一個個接連不斷的曲流一直蜿蜒到進入松茂部落之前才因為大甲溪流向改變而漸漸看不到。然而筆者的愛駒在筆者拍攝曲流的時候又再度躺在馬路上耍賴,這次左邊煞車的把手慘遭撞斷,導致現在筆者煞車必須要往內縮,很不方便......。
說到這個松茂部落,雖然是個寧靜小部落,卻是著名歌手張雨生母親的家。不過由於遲鈍的筆者當時並未多加注意,因此直直地騎出了松茂部落,現在想來真是可惜!

▲ 台7甲70K。(逆)

▲ 70K旁回拍松茂部落。(逆)
通過了最後的整數牌面之後,接下來能讓筆者停下來的就是終點了!於是小幫手和筆者拖著疲累的身體和快要沒電的手機與藍芽通訊器奔向終點。但通過74K牌面之後,不到50公尺卻馬上就看到74.2K的終點大牌,害得筆者只好緊急煞車。

▲ 台7甲最後一面整數里程牌:74K。

▲ 緊接而來的居然是終點大牌!
好不容易終於跑完了壯麗的台7甲線,首先就是要在終點旁唯一的加油站-梨山加油站來補充燃料,好對付下午的Main dish投89線。然而因為是唯一的加油站,因此所有的加油島旁邊都大排長龍,在等待加油的過程中只好再去觀察一下終點附近到底有甚麼值得注意的牌面:

▲ 梨山加油站旁的方向指標以及親切的(?)加油站位置表。(逆)

▲ 牌面近拍。

▲ 台8線與台7甲線交會的圓環,台7甲線往右。

▲ 警告牌面。(逆)

▲ 陳舊的告示牌,宜蘭的拼音推測屬於舊式拼音。

▲ 陳舊的告示牌,雖然左邊寫民國91年,但仔細看左邊地圖的省道標示仍是舊式圓形圖示。
圖中台7甲線的部分也被標成了台7線,似乎是一塊不得了的牌面。

▲ 上面一格被蓋掉的風景區指示牌到底寫了什麼呢?

▲原來是龍谷遊樂區啊!(牌面中所有的台8線皆被蓋掉)

▲ 遠眺來時路。
好不容易等到人少一點也加完油之後,筆者與小幫手決定在梨山市中心解決午餐,順便幫沒電的藍芽通訊器充電。但既然難得到梨山一趟,筆者就想去看看傳說中的梨山賓館。當天梨山賓館前正舉辦「2016梨山原音Style」活動,雖然筆者與小幫手並沒有跟著參加,但當天幾乎梨山週邊的所有展覽館都在賣力地推廣這個活動(包含當天稍晚造訪的梨山文物陳列館),顯然這個活動在當地似乎是個大節慶的樣子。

▲ 外表看似古典樸實,裡面其實金碧輝煌的梨山賓館。

▲「2016梨山原音Style」主舞台,旁邊有許多活動攤位。

▲ 由梨山賓館望向梨山市區,可以看到各家大小飯店。

▲ 台灣最高投注站!
台7甲起於寬闊的蘭陽溪河床,一路沿著蘭陽溪向深山挺進,過了分水嶺思源埡口後改沿著大甲溪一路蜿蜒至梨山接上台8線。全程風景秀麗,處處驚奇,卻也容易因風災地震而坍塌中斷。俗話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有關台7甲的魅力絕非幾張照片可以完全體會,希望看完此文的大家有機會也可以親自踏上台7甲感受台灣深山之美!

感謝大家的收看,敬請期待筆者與小幫手繼續挑戰下半日的大魔王-力行產業道路(投89線)!
     
路線沿革》省道公路演變史
拍攝日期》2016年9月24日
相關路線》臺7線、中124鄉道(武陵農場聯絡道)、臺8線
其他相片》
相關景點》2K八重櫻花林、棲蘭國家森林遊樂區、獨立山工務段、思源埡口、勝光環流丘、武陵農場、清泉舊橋、松茂部落張雨生的家
相關連結》棲蘭國家森林遊樂區武陵農場參山國家風景區

留言

  1. 首先恭喜你這篇生出來XD然後也太早起來了吧,騎整天車需要很好的精神,還是要注意安全啊!(所以車車太累倒兩次?)

    台七甲的河階地形很特別,看過相片後更想去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地形讓我想到災後的南橫沿線河谷,也都是這種平坦、看起來像是平原的河谷地形,不知道在成為現在這樣美麗的風貌前,是不是也像南橫一樣經歷過巨變?但從附近的山容看起來好像也不是(森林都很茂密)。

    山下陰霾山上晴,這種天氣上山最讓人感到舒服,照片也很漂亮,還有雲海!!然後那個叁山風景區真的是彰化八卦山啦!我也不知道怎麼拉得這麼遠。最後稱讚一下你的小幫手真的很有耐心,可以等你讓你慢慢拍照上去XD七十幾公里路耶~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恩小幫手,讚嘆小幫手!行前就有跟他確定我這樣拍他會不會有意見,結果他說沒問題XD
      尤其是下半天的行程常常要麻煩他在前面探路(免得泥巴水坑太深我會進水),真是太辛苦他了。
      至於車車會倒兩次是因為都在斜坡面上踢側住停車又沒熄火,引擎一直震動所以側住就被震收起來,然後就倒車了。
      我自己那天騎完其實精神還不錯,只是隔天回家之後就睡得很熟。
      天氣的變化我也是始料未及,沒想到上來之後天氣會這麼好!感覺超級賺到!

      刪除
  2. 非常欽佩大哥紀錄的精神
    我也是很喜歡騎車旅行紀錄下沿途美好的人事物
    但是像大哥這樣的方式,應該都是騎沒多久就又停下來拍照?
    這樣不會覺得很累嗎?(停下來拍照的次數會不會太頻繁了?哈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好啦,所謂道路紀錄就是這樣啊XD
      盡可能地把當下見到的道路狀況拍起來
      不過紀錄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就是了~

      刪除

張貼留言

無Google帳號者,請選取「名稱/網址」留言,請協助配合,謝謝。匿名留言者可能會遭系統判定為垃圾留言,而無法即時顯示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