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滿州|越過中央山脈的南端:縣道200

縣道200起點,月琴為其標誌
▉ 恆春!我又來了!

拍完石碑看時間還早,乾脆回去恆春跑跑好了。心想反正他們騎腳踏車我怎麼會追不上呢?難得來一趟當然是不能夠抱著遺憾回去,所以就傻呼呼的沿著200號騎回恆春,沿途景色依然單調不已,邊怨恨著街景車邊看風景,心裡充滿著矛盾的情緒。

縣道200的走向大致分成兩段,前面一段是恆春到新庄一帶,呈東西走向,其餘的路段就是南向北,相當適合冬天走訪,太陽公公會在背後替你照亮馬路。出恆春市區後東西向這一段沒什麼好說的,就是越過個小山嶺後在田園中的景色,和200甲其實沒有多大的差別,唯一比較不一樣的是出火一帶的路旁都是軍事區,旁邊圍了長長的圍籬,一開始還以為是農場地,後來匆匆一瞥看到小小的告示牌,才知道是軍用地,大致是一片蕭瑟的草地景象。

恆春滿州界碑
縣道200號2-3公里間,兩旁是軍事區

大約到本線三公里左右就會見到出火風景區的告示,這裡因為地底天然氣沿泥岩層孔隙噴出,而形成出火奇景,風景區也規劃停車場及木棧道,連沿途的路燈都是新式的太陽能燈。聽說以前來看出火選晚上最好,四周沒有燈光只有火光,看來現在這新裝的路燈可是破了功。

也許是因為水火同源名聲太盛,加上之前也看過三明火和泥火山,這個出火並引不起我太大的興趣。前一天和朋友去看,停車場的入口前就停著一輛廂形車,上頭販賣著各式食材,像是爆米花雞蛋這類的東西,我也沒細看就直接進去了。走下棧道沿著小徑到出火口,只見一群大人小孩在圍起的柵欄內巴比Q,還有兩個在煮雞蛋的在地人吆喝著「出火白煮蛋」、「出火烤玉米」要買要快,大概是要收攤了吧?令我納悶的是用這裡的火煮蛋或是爆米花會比較好吃嗎?好像除了水火同源以外的地底冒火景點都有這種現烤現吃的現象,也許應該要搬一座神像來這裡膜拜,遊客才不敢「越雷池一步」。

有些人在圍欄的外頭圍觀,看那些大人小孩開心的蹲在火旁邊烤爆米花,在火焰的光影下,突然覺得有種在動物園的錯覺,還是這是「已知用火」的快樂?沿著外圍走一圈,這才看到一張告示牌,原來圍柵欄是不准遊客進入。告示牌上寫著禁止設攤、露營、施放爆竹、烤肉等行為。沒想到台灣人無視告示牌的本領如此高強,連攤販都可以明目張膽的販賣告示牌上禁止從事的活動物品,實在是太強悍了。



回到現實,我驅車直進恆春市區,過東門橋後就可以看到恆春東城門矗立在左邊,右手邊有一段城牆,看起來相當的新穎,另外也還有一座搶孤的高大建築。只是城門孤孤單單的站在左邊和城牆斷了線,看起來有點不是那麼回事,反倒還不如恆春的西門熱門,還有所謂「西門向北」的故事(當地的告示牌說不妨和當地的居民問問,不就是西門朝向的是北方?不知道為什要賣這個關子)。




縣道在此路口左轉
繼續前進,在路旁看到屏159的標誌,這段還和鄉道共線。到三角公園後取左道,然後接到恆春客運站右轉到市區。回頭一看見到熟悉的分離式指標,才發覺縣道就是在這裡轉彎,我一直以為還需要再往前才左轉,看來這分離式指標需要往前擺一點吧!要不然這岔路口還真的是很不起眼。

恆春市區內的這一段200號縣道大致算是蠻熱鬧的,應該也是以前的台1線吧?不過恆春的美食好像都集中在南門以南的那段路上,這一區有名的大概就只有鴨肉冬粉了,連民宿主人都一連推薦三間,是有這麼好吃嗎!?但是前一天晚上老闆在報路的時候東講西講也聽不懂,也沒路名或編號可以參考(恆春就一條縣道200還這麼不熟悉XD),還好恆春街區並不大,也就不難找了。

另外託電影「海角七號」之福,來這裡尋找海角七號拍攝地點,似乎也成了時下流行的事。就連茂伯那把月琴,也變成了恆春的入口意像,大剌剌的斜躺在縣道200的起點旁。可惜在下對尋訪這些電影拍攝場景並沒有多大興趣,就連前一天怕沒事做而提出來,後來也都被大夥忘的一乾二淨。只是還是會在縣道的某個路口等紅燈的時候,才猛然想起,這裡不就是阿嘉沒帶安全帽被警察噹的地方嗎?怎麼這麼巧~

熱鬧的恆春街區


早上的恆春就蠻熱鬧的了,我無心閒晃,找到路後立刻原路折返,飛快的看過原路的風景,經過沿線幾個小聚落,爬過小山,到達滿州鄉,對錶,時間八點四十五分,還蠻有效率的。

▊  終於啟程了
繼續鬱悶的逆光東行,過新庄,10公里處的分離式指標寫港仔還有25公里,小case吧!轉個彎看到滿州外那片綠色不知是田還是草的郊野,眼前才又藍起來。往下端詳了半天,發現有人在這片看似野草的地方採東西,這麼說來應該不是廢棄的野地,而是特意種植的青草或野菜了,可惜沒放幾頭牛下去,要不然就更美了。


到滿州外面的加油站把油灌滿,問小姐這是不是最後一個加油站了?她說是,這麼說來縣道200就永靖跟滿州這兩座加油站,往後沒油可得去當地的住戶加了。

才不過過了一個半小時,滿州的街頭就熱絡多了,路上也多了一些一家子出來騎腳踏車閒晃的人,看來這裡真的適合放鬆心情的漫遊,趕路的話就沒意思了。經過早上和同伴分別的鄉公所,想到他們應該也走了老遠吧。轉過彎,這才是新的風景,街上的老房子好多,一間比一間造型奇特,手上的相機自然也是按個不停。

滿州鄉公所外,縣道往左
滿州橋

離開滿州市區,田園風光又再次出現,爾後的路段不時有鄉道往西邊岔出,像是往老佛的屏168、往四林、保力的屏170、往高士的屏172,都在山裡繞出蕩氣迴腸的路線,叫人好生嚮往,不過今天是要走200線,當然不能隨便亂跑了。

車到嚮林村接到一通電話,還以為他們到了,嚇一大跳,結果只是別人打來找我那迷糊的同伴(出門手機未充電)。嚮林村看起來是個有社區營造的聚落,道路沿線花木扶疏,也有用漂流木作為藝術裝飾,很多人家的房屋也都漆上了自己特有的色彩,看起來相當舒服。聚落整體不大,縣道200從一旁掠過,接著開始緩緩的爬上坡,港口溪從旁來相會,遠山近樹蓊蓊鬱鬱,也正式宣告本線進入山區。

嚮林村內開始爬坡的路段


沿線的棕櫚樹彷彿在宣示南國的區域

長樂國小
繼續行駛到19k後的長樂,想起同行人曾說以前他們來這裡騎單車的時候,就是寄宿於長樂國小,看來國小的確是單車族的最佳良伴,要不然在這深山野嶺的,要是找不到地方住也是個麻煩。

長樂大概是滿州過來最大的聚落了,民家分佈在河的兩岸,甚至一直延伸到山上去,住民似乎也以原住民為主,路上可以看到不少原住民的圖騰。

長樂村
不過呢,就算有這些小小的聚落點綴其中,山林清新也使人通體舒暢,連續十幾公里單調的景觀,也讓人有點受不了,而漸漸的感到煩悶起來。

事實上行前就有問過人:「縣道200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對方回道:「沒什麼特別的」。實際走一遭,的確是如此,也許是趕路而感到不耐,也許騎乘機車的旅行還不夠深入吧,也或許,在這裡旅行最適合的方式,還是單車。

一路相隨的港口溪谷,開墾已多

往南仁山的岔路
21k前有個岔路通往南仁山生態保育區,在這好像無止盡的200號縣道上像是一條救命道路,自然是騎進去瞧瞧了。不過保育區內要申請才得以進入,這回進去也不過是探探路而已。

沿著小路走進去,經過一兩戶人家後,就會到外頭的停車場和管理處,進去之前還要先聽解說,才能走這一趟單程2.5小時的原始路段。我到的時候大門深鎖,大概是今天沒人申請入園吧。

往南仁山的路上


▊  越過中央山脈的南端
回到200號繼續往北行,抵達一處叫做八瑤的地方,道路又轉向東方,結果又開始逆光起來了。前行至「分水嶺」,遇到往高士的岔路,路上幾乎遇不太到幾台車,只看到原住民聚集在某戶人家裡面嗑花生聊天,看起來很愜意。

過分水嶺,也算是越過了中央山脈,進入東台灣了,在這裡與港口溪分道揚鑣,進入九棚溪的流域。此後就是連續的山間彎路下山。也是來到這裡才知道原來這裡還算有點高度(海拔約190公尺),一路從滿州過來雖然偶有爬坡,也都不覺的真的有多高,好像路都很直、溪谷也都在一旁而已。結果從分水嶺開始,下坡的路段就綿延了4.5公里,而且都是短促的急彎居多,就這麼一路下到九棚,四周只有空山綠林相伴。偶爾天上飛來幾隻老鷹盤旋,發出淒厲的鳴叫在山裡迴盪,令我不得不加緊催油門,離開這個渺無人煙的地方。


分水嶺。屏南很多縣鄉道不分的牌面由此可見一斑
分水嶺往高士岔路,屏172線

因崩塌只剩下單線的路寬
200線從頭到尾都是很規律的雙線道,唯獨在分水嶺以下有好幾處因為風災坍方、路基下陷或流失,經過重新鋪路後只剩下單線路幅的地方,彷彿是大自然以他獨特又殘酷的方式將土地索討回來。

越往下走,在一旁的谷地就越能看見人為開發的痕跡。一片片顏色詭譎的水田佈滿了兩山之間狹小的谷地,以喇叭狀向海口擴散出去。一直想找視野開闊的地方,可是兩旁總是有樹叢擋住。不久,九棚就到了。
因路基下陷只剩下單線道路寬

分水嶺以後,這種連續下彎的場景相當常見

如果台灣的山都能像這樣有多好

顏色詭譎的水田

九棚岔路口
▊ 九棚
在路口右轉進九棚村內,出租沙灘車的店家就在一旁,路口也很多「車隊」的廣告牌。往內走,經過一大片放牧地,一旁的柵欄內都是水牛,柵欄上也都塗上顯目的紅色,似乎是要防止夜間車輛撞上護欄。 這草地放牧的景象,和當初在龍磐草原向下望的感覺很類似,唯一的差別是如今水牛近在眼前,牠們邊嚼著草,一邊對我這不速之客投以注目禮,像是在討論些什麼。嗯,水牛應該很溫馴才對吧?

九棚村內
九棚村內很多人家都看得到吉普車

過一道橋後,廢棄的九棚國小就在左手邊,連校名的字都掉的零零落落的。往裡頭瞧,裡頭堆了許多瓶瓶罐罐的,操場中間的草長到了碎石跑道上,看起來生機盎然。瞥見幾個小孩子在校園內奔跑嬉戲,是寒假的關係吧!?不知道他們現在到哪去上課了。教室另一邊則曬了些衣服,前面還停了一輛吉普車,看來和住家沒兩樣。後來才知道,原來國小廢棄後,等不到政府承諾的海棠颱風受災戶,只好進駐國小充當家園。

公視獨立特派員
我家住在九棚國小(Part 1)
我家住在九棚國小(Part 2)

穿越九棚村,幾個老人也對我投以注目禮,害我有點不好意思。繼續前去,不知道這路還有多長,還惦記著一路來還沒看見同伴。路一直在村內彎來彎去的,旁邊也種了不少棕櫚樹,頗有南國風味。但是這裡的景象是我從未見過的,路上到處都有牛糞,騎車得左閃右躲的,路旁的野地就更不用說了。還有許多的漂流木,星羅棋布的擺放在草地上,是藝術家的創作?還是只是放在那曝曬呢?離開村落,左邊出現一條小岔路,指標寫著「往沙漠景觀區」,另一頭則是「南仁路」。


那去看看沙漠好了,結果走到底只看到一棟廢棄的房舍,九棚溪上滿滿的漂流木,真是可怕的景象。正覺被騙之際,拿起相機遠望,原來沙漠在河的另一邊,應該是另一頭的港仔沙漠延伸過來的吧。

沒看到沙漠只有漂流木

九棚村連外道路

因為技術問題只拍了這頭牛,牠在很遠的樹下乘涼呢

離開九棚,縣道要開始爬坡越過界山
考量到時間,又不知道南仁路有多遠,就在這裡折回去了。原想山路該到此為止,沒想到回到岔路口,200號又開始爬山,到底是有完沒完.....原來這段爬坡是要越過九棚和港仔之間的一座小山丘,這麼說來,九棚的地理位置,好像又顯得更偏僻了一點...

最後這一段路山高坡陡,但是爬到山頂可以遠眺港仔村全景,算是相當值得(我又沒騎單車是在值得什麼),山上有一座亭子寫著港仔是滿州鄉最遠的村落,走一趟200號縣道,我想這其中滋味不難體會。

下坡時看到兩名單車騎士奮力上爬,看他們騎車的樣子讓我覺得這真的是累人的一段路。下坡到底後,就到本線的終點港仔,道路莫名其妙的接上台26線,好像是為了未來的南部濱海公路
作貫通計畫的首部曲。

爬坡途中往下看九棚村與縣道200(聚落還在左手邊照片外)

在山頂遠眺港仔村

順便偷看一下港仔沙漠

本線終點,港仔。終點牌旁邊就是台26線的68.5k牌

 相片集錦  

留言

  1. 好妙的無縫接軌!08年我家人有開車走一遭,也對200終點接上台26感到新鮮!

    另外撞名的問題,我有跟你一同記錄過很多條路,很可惜都沒碰到面。投53就是不想撞名才用這個爛名稱.......

    回覆刪除
  2. 撞名也是無奈,換個方向思考也許也可以找到不同的特點,進而找到適合的好名稱!

    回覆刪除
  3. 看來板大頗有怨念,一直喊無聊XD

    這條路我之前最遠只騎到滿洲榕樹下,一直很想走完全程,可惜沒啥機會,您照的照片很漂亮,看完更嚮往了...

    回覆刪除
  4. 看來喊太多次了,這樣對這條路不太公平 囧..
    大概是我騎太慢了才會有這種感覺吧!其實在山裡面走還是蠻舒服的,希望您有空能夠再來屏東坐坐(幫tk大招攬客人XD)

    回覆刪除
  5. 幫我招攬客人...囧,我可不是天天在屏東阿XD,不過屏南根恆春半島算是我的地盤啦~不過屏北的話就要看地方了,只是恆春半島的鄉道...好遠XD,只是縣道200+199甲+199是個蠻推薦的路線~可以避開墾丁大街的人潮...風景又好

    回覆刪除
  6. 恆春的確是很遠....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人把屏東和墾丁畫上等號的XD 網路上也有人是白天繞這一大圈,晚上再由199縣道回車城、夜遊墾丁大街,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回覆刪除
  7. 九棚村和港仔村目前算是長樂國小的學區了 XD
    不過說到八瑤部落和高士村
    這兩個地方可是當年牡丹社事件的發源地
    由來可以google一下就知道
    這個事件雖然地處恆春半島一隅
    但是對於台灣史的影響卻很深遠

    回覆刪除
  8. 謝謝J大的補充!在搜尋期間我的確有看到牡丹社事件的相關資料,只知道是個很重要的事件,不過自己對這些歷史瞭解實在太少了就沒寫進去。我會努力補充台灣史的相關知識!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無Google帳號者,請選取「名稱/網址」留言,請協助配合,謝謝。匿名留言者可能會遭系統判定為垃圾留言,而無法即時顯示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