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芳|美麗小山城:九份

記憶中似乎沒有到過九份,但照片看多了總覺得自己好像也去過,或是在看過電影《悲情城市》後神往去了,但不管真相如何,這次到底是親身前去了。九份真的是個美麗的小山城,難怪國內外遊客都對這裏趨之若鶩,日客尤甚,無怪乎連日文的指標都有。九份不但擁有豐富的山海景緻,也有深厚的人文歷史。

這一趟前來為了避開觀光客,特地起了個大早,還不到六點就從住所出發,從四腳亭搭火車到瑞芳,再轉公車上山,果然和山城的靜謐相遇了。



對九份的階梯印象很深刻,彷彿這是一座屬於階梯的城鎮。四通八達的階梯路,在九份小城內無限的伸展,通往廟宇、通往人家、或是另一個不經意發現的秘境、或是另一個觀望海角天涯的高點。而人們鮮少經過的階梯旁,斑駁的磚牆滿佈青苔,讓階梯更有了不一樣的味道。這次下了公車後,走上兩條看起來沒有人走的階梯路,一條來到一座廢棄的黑紙厝,旁邊依著一叢老樹,綠色植物爬滿樹幹,好像屋子的生命藉由這些植物存續了下來;另一條也是雜草蔓生,磚縫裡快被蚱蜢盤據,每在階梯上踏上一步,便激起許多蚱蜢一同跳躍隨行。這些快要回歸自然的步道,好像比起光鮮亮麗的紅磚道,更具有吸引力。

到底來說,九份迷人的景在山在海,也在當地一磚一瓦中,更特別的是九份的黑紙厝,它黑得發亮的屋頂,總是可以在一片新式房舍中顯露它的格調。九份小城依山勢而下,映照著對山的雞籠山和之字盤上的步道及點綴其中的涼亭,總是讓人心生嚮往。登上高處,更可以飽覽九份山城的姿態。







豎崎路,很特別的名字,雖然叫「路」但實為一長段階梯,就好像日本也有把青森縣的一段階梯編為國道339一樣的氣派,如果豎崎路能再加上個編號就更好了。這個陡到走起來有點累的階梯路,從縣道102旁的九份派出所切出,直上穿越過九份聚落的中心地帶,像是老街基山街、輕便路,都和豎崎路交叉。「路」的兩旁有許多民宿、茶館等各種讓人目不暇給的店招和特色店名,大紅燈籠排滿路,好像真的有那麼點味道。很多人來九份尋的是這一景,畢竟豎崎路是過往九份最熱鬧的一段路,走在這上面彷彿回到了當時的九份,也最有山城的感覺。








和大多數的老街一樣,九份的老街無可避免的充斥著賣店,遠道而來的我們,也本能地走入基山街尋覓芋圓,但行完觀光客應盡的義務後,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回到昇平戲院,但可能因為太早還是沒有開放,於是又走回豎崎路,繼續拾著石階往上爬,來到九份國小。

昇平戲院,據說是全台第一座戲院
金九地區有不少礦工的雕像,見證過往的礦業歷史
一張小全景




還是有沒有公德心的遊客

印象中九份國小好像有什麼可以看似的,但其實就是個國小,雖然他真的很有歷史,也設有一個礦坑展覽館,但嶄新的校舍好像看不太出什麼,倒是位置稍高,可以沿著圍牆展望山海美景。九份國小從設校以來看盡九份從繁華落盡到起死回生的一路歷程,所幸它一直屹立在此,沒有消逝。

離開國小後,本想沿著山路走到另一頭的縣道去,山路曲折續往上,但不知何時到底,且畢竟非隻身出遊,無法如此隨興,路上隨手拍些相片後,只能先往回走。

國小大門關閉







七月早上的太陽越來越炙熱,我們經過聖明宮休息一陣後,準備要離開九份。循著人家門前的階梯走回老街,沿途幾乎沒有外地人。走回老街上,彎過一個彎後,前方卻早已是萬頭鑽動,熱情來訪的人潮越來越多,耳邊傳來的除了中文台語還有不熟悉的語言,日升起後,九份的靜謐也慢慢地消失了。

這次來訪,終於能親見九份迷人的風景和建築,住在此地的民眾真的很幸福,可以朝夕面對這山海美景,且據說下雨的九份更美,可惜此次無緣一睹,而且對其歷史和過往仍僅停留在淺碟式的認識。期待未來有機會,可以對這座迷人的山城有更深入的了解。


空無一人的老街,大部分店家都才剛開始營業
九份的縣道102
離開時入口已經擠滿了來訪的觀光客
離開九份,要去搭往金瓜石的客運了

拍攝日期》2014年7月28日

留言